大野腮帮子研究所

全世界最喜欢阿智了

【山组】普通爱情



友情提示
观看前请放下您的脑子 逻辑死 不满意可以打我但是你够不着我
所以略略略~





放课后的校园只剩聒噪的蝉鸣。太阳即将落山,西边火红的晚霞也炙烤着大地。

这个学期快要结束了。

教学楼后面的阴凉里,两个校务人员打扮的人静静站着,谁也不说话。

个头略矮的男人不动声色地拎起旁边装着拖把的水桶,低着头一步一步从扎着头巾的男人身边挪开,在光明与阴影的分界线前站定。

“樱井桑…”

“智君,我们回不去了。”扎着头巾的男人抢先说道。他皮肤很白,但不知是天气热还是情绪激动的原因,两颊有些发红。

“智君你还不明白吗,我们没办法再像以前那样了,我们的身份太特殊了,我们回不去了。”

两个人背对着对话,空旷的校园里只剩几个值日的学生和加班的老师,倒也不怕被人看见了尴尬。

“为什么?就因为你是校务我是清扫员?这样普普通通不好吗?为什么就继续不下去了?你疏远我就是因为这个?”

樱井翔依旧站着不动,眼睛直勾勾盯着脚旁的油漆桶,桶边缘的白色涂料已经在夏日的高温下发汗干了。

“是!就是因为这个在你看来根本不值一提的理由!这半年来我们过得多累多隐忍难道你不清楚吗?”

大野智转过身,他的影子被落日的余光拉长,一直延伸到樱井翔身后,声音也越来越小,“可是…这半年来,我们不也过得很快乐吗。”

“…我不否认,自从跟你一起在这里工作后,我体验到了很多前所未有的乐趣,每一间一同工作过的教室、每一个匆忙擦肩而过的瞬间甚至深夜回家一起吃的每一盒便当都令我无比难忘。可是,智君,我们要向前看,我们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

他是很快乐,这段时间可以说是他人生中极其宝贵的财富,跟大野智在一起他可以什么都不用想,只需要记得明天需要粉刷的教学楼和需要更换的桌椅。这一个学期他过得又累又快活,他又怎么舍得。但是他们的人生轨迹不是这样的,这顶多算他们前进道路上的一个分叉,最终还是要回归既定的洪流随波前行。

“向前看…你还要我如何向前看…我以为这就是我们最好的生活方式了…翔君…”

“大野智,你闹够了吗,已经一个学期了,我不想再陪你玩下去了,”樱井翔顿了顿,深吸一口气,仿佛鼓起了莫大的勇气。

“堂堂学校董事,放着一堆工作不做居然跑来打扫卫生。是,你自由惯了,我也不说什么了,可你见过哪个学校校长新上任就失踪一学期的?你没看见那几个副校长看见我友好的仿佛要吃了我一般的眼神吗?”

大野智一听,就知道樱井翔是真的生气了,悄悄放下手里的水桶又悄悄走到他旁边,心虚地揪住樱井翔沾上涂料的衣角轻轻拽了拽。

“翔君~别生气嘛~粉刷墙壁的翔君实在太帅气了~就好想跟这样帅气的翔君谈一场普通人的恋爱啊~”大野智说着说着就委屈起来,仿佛无理取闹的不是他,“而且…而且翔君如果正经工作起来才不会顾及我呢,每次都加班那么晚,也不会回我邮件,休息日也不跟我去约会…我…我才不喜欢那样的翔君…”

说完樱井翔也没有动静,大野智自知理亏,落寞地松了手刚要反思自己,就被轻轻揽入怀里。樱井翔叹了口气,把下巴放在大野智的肩上,“是我不好,一直没有顾及你的感受,让你受委屈了,也怪我当时头脑一热就跟你玩起来了,我保证以后早点工作完就回家,周末我们就去海上钓鱼,好吗,智君不要生我的气嘛。”

大野智见樱井翔不计前嫌主动哄自己,也就顺着台阶下了,闷在樱井翔怀里点了点头。

“不过下学期我们回去之后还要再聘两个校务才行啊,不然人手还是不够啊,学校操场也该重新修葺一下了,一直修来补去也不是办法…”

“樱井翔!现在是下班时间你不许跟我谈工作!!!”












没错!就是新上任的学校董事跟校长伪装成校务 清扫员普普通通谈恋爱!✌

你问为什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逃避工作?我怎么知道!

【山组】糖分摄入NG

“各位的体检报告出来了,各项都很正常。只是……”马内甲桑拿着几张体检表,看似有些无奈。

“樱井桑,你以后不可以再跟大野桑、相叶桑一起吃甜品了,你的体重需要控制一下。”

可是他也很无奈啊。

每次智君跟相叶酱吃甜品的时候都会喊上他,颇有一副正经甜品部的样子,但是他们两个怎么也不长肉,反观自己,虽然实际上瘦的不行,但是一上镜就显胖,尤其是最近工作比较忙,压力一大又容易水肿,就必须时刻控制好体重。

啊~甜品啊~

很好,重点在这里。

被禁止甜品摄入的樱井先生垂头丧气地回家,看见最近一直很清闲的大野智已经到家了。前面的手机支架上的手机播放着钓鱼小技巧的视频,还有一只沾着奶油的叉子。叉子?

沾着奶油的叉子?!!

“唔~翔困你回来啦~你~你先去…嗯…先去洗澡吧~”一如既往黏糊糊的语气。

甚至还能看到嘴角一点点仿佛没抹匀的深色粉底一样的巧克力酱。

好哇你个大野智!你背后的草莓巧克力蛋糕都快掉到地上了好吗?!居然在自己男朋友禁甜食的时候偷偷吃小蛋糕!这跟偷腥的猫有什么区别!跟孕期出轨有什么区别!

愤怒的樱井翔把帽子口罩外套一扔,直冲大野智扑过去。

“呐~satoshi君~尼桑~给我一口好不好嘛~”边说着边把大野智身后的蛋糕拿到桌上,甚至把叉子都顺到了手里。

饶是大野智反射弧再长也知道他要干嘛了,赶紧又把蛋糕推到一边,“不可以啦~翔困~马内甲桑不是说了吗,你最近都不可以吃甜品了。”

好吧,既然他的小男友都这么说了,那就忍一忍。

“不过相叶酱送我的这个蛋糕真的呜麦~~已经夏天了还有这么新鲜的草莓真的很难得呢~”

大野智!

愤怒到极点的樱井翔忍无可忍了,直接扳过大野智肩膀按到沙发,长腿分开跨坐在他身上。

“既然不让我吃小蛋糕,那我可以啾咪一下我的小甜智吗?”

一脸坏笑.jpg

“不可以哦~翔困~因为我是甜品小精灵~你啾咪我就会摄入很多糖分哦~会挨马内甲桑骂的~”

一脸懵×.jpg

“诶~原来翔困不知道吗~那真是残念~翔困最近长胖都是因为啾咪太多啦~所以……”

“お~あ~ず~け~”













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是おあずけ啊我从来没听说过(癫狂




大野智你坏成这样还算什么合格男友(所以翔哥哥我可以跟你啾咪!(滚


私人恩怨

【山组】段子

嘭。

在海上狂钓一天一夜回家倒头就睡的后果就是昏昏沉沉做了噩梦。那海贼把炮筒对准他第一艘渔船的船尾“嘭”就是一炮。第二炮的时候炮弹直冲冲朝着大野智飞过来,他眼一闭牙一咬刚下定决心船亡我亡来生还做好兄弟,就突然惊醒了。

大野智抹了一把脸上发凉的汗坐了起来,海钓的后遗症还在,晕晕沉沉半梦半醒。

嘭。

这梦课真逼真,人都醒了炮声还没停呢。

嘭。

等会,这怎么感觉像是从厨房发出的声音。大野智小心翼翼趴在沙发后背露着脑袋朝厨房看去,只见樱井翔围着围裙嘟嘟囔囔着不知道在干什么。

坏了,翔困怎么进厨房了!

“翔…翔困…你干嘛呢”

“啊…尼桑你醒了啊。我处理点私人恩怨,你再睡会吧,一会我叫你。”说完举起菜刀又往下一剁。

什么恩怨需要拿刀剁啊!

“翔困你别想…不…开…啊…啊?”菜板上躺着的赫然是他大野智刚钓回来的金枪鱼,脑袋已经掉了一半了。

???

樱井翔右手又举起菜刀,冲着大野智笑的那叫一个春光灿烂,“这是我跟情敌之间的决斗哦,希望尼桑不要插手。”

大野智第一次看见樱井翔亮晶晶的桃花眼里充满了杀气,下意识咽了咽口水,什么海盗什么炮弹都被他驱逐出了自己脑内的东京湾。

“如果尼桑再出去跟鱼约会那么久还让我联系不上的话,那这就是小三的下场呢~”附赠甜度百分百的wink。

大野智心虚得很,回赠他一个看似面部肌肉抽搐的微笑,灰溜溜的跑回房间换下了一身钓鱼装。

––尼桑,我对你爱的这么深沉,你感动吗?
––不敢动…不敢动…

哼~跟我抢男人,几个脑袋都不够你掉!




写的不好你可以打我但是你不能骂我(?

你可真狠
把刺踩到我心里就跑开
留我疼到现在